霸道宗主俏仙督❤️

瑶妹 可爱 想太阳

蓝忘机绿了

苍穹山二号通缉人员乳酸菌:

继续放个摸鱼,昨天下午和球聊完后本来都爬到墙边的我瞬间跌回坑底_(:з」∠)_

试图堵住自己的脑洞.jpg

青玄宝宝❤️❤️

雀老酥:

双玄股触底反弹,biu

❤️

卜枝恶霸:

冰妹内心是朵娇花啊
以及我第一次产渣反的粮有点紧张啊

Hhhhhhhhhhhhh 你退群吧漠北君😂😂😂😂

糕璟湖蓝:

原文不小心手残删除了!只能截下来做成图片……

有没有什么非常戳点的sex小窍门?(花怜,权引,忘羡,冰秋,聂瑶)

心机瑶hhhhh😂

糕璟湖蓝:

如题,知乎体。
提问:有没有什么非常戳点的sex小窍门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匿名回答:
题主这个问题问到我心里了,因为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"直视+真诚的爱称"很戳点,但有一次我们那什么中场的时候,我想着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,我看着他内心温和羞涩的叫了他一声,"三郎"(我家三郎里排老三),我本来是想和他好好说会儿话的,但他眼睛一下子就直了,然后翻身起来咳咳……
总之我觉得就是看他+叫他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匿名回答:
可能就是对方最不想提起来称呼的吧……
我对象是我师弟,我也真的是一直把他当师弟对待的,后来关系变质以后,他也渐渐在温存的时候叫我名字了,但是有一次不知道怎么了,他趴着趴着突然在我耳侧叫了声"师兄……"
然后我!脑袋一下子就懵了,因为我总觉得我身为一个师兄不带好他就特别愧疚,所以告诉过他不要在那什么的时候叫我师兄,但是他!
然后当时就感觉一下子超愧疚,又有点害怕,心跳特别快,想挣脱他,他貌似没反应过来,以为我跟他玩,然后就更兴奋了……
虽然被叫了最不想听到的称呼但是心里一怕感官真的……很刺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蓝启仁的好侄媳:
1.别出心裁的,他没见过的,你们没试过的,都可以。
实在不会去搜啊,去买书啊,照着学还不会吗?
就拿我们来说,我那口子比较闷骚,说不出什么不文雅的话,他说不出我说啊,就挑他不敢说的,没听过的,他听了可来劲了,但你说那些话难找吗?不难啊,谁没买过街口小黄书了?谁没事不去听个墙了?旁征博引,多看多记。
2.还有就是随时切换场景吧,我们真的在哪都可以的,具体我不给你举例子了,反正就告诉你了,外面真的很刺激,哦对了,悄悄告诉你一个,树上也可以。
3.体位开发,不要拘于传统形式,好玩好用,你稍微试一下倒立的,那滋味……
4.试试道具吧,这个就根据你自己身体素质,我不敢乱给你举例子,毕竟我习武的,可能身子比较耐得住,所以他的剑我也敢用,但你不要乱学,出事不负责hhh。
以上!祝题主幸福啊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匿名回答:
试着主动吧。
当然我不是指脐橙那种人人都知道的东西,虽然脐橙也不错咳咳,我的意思是你完全掌握节奏。
为什么这么说呢,咳咳,这要从我对象说起,他开始不太懂那什么,莽里莽撞,但他自己也感觉到了,就特委屈觉得他不会什么的,他一委屈真的比较可怜,我看的不忍心嘛,就自己学了教他,你试着你说一句他进一步,真的,试一下,不仅利于双方进步而且到后来你会有种莫名的羞耻感伴随成就感……w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匿名回答:
不知道你对象什么性格,我觉得这个tips应该是很有针对性的,人人性格都不一样,你要多揣测,比如我家那个,他就为人比较正直仗义吧,说难听点比较虎那种,技术上有点像楼上那个莽里莽撞,但他从不委屈或者惭愧啊什么,我也不能直指出来啊不然多伤人,所以就那什么的时候多加引导。
但一定要让他意识不到你在引导他!!!(不然会恼怒)你要机灵点!比如他进去半天戳不到点上,你稍微自己动一下,到点之后你要给他奖励!让他知道他要做得好到了这个点有糖吃!千万不要到点之后只顾自己爽,虽然确实很爽,但你要顺势一下子吻过去,他就会觉得这是你自己的身体反应,然后他就会自己觉得自己get到了,他高兴你以后也高兴,之类。
或者他蠢半天学不到,你就可以假装以为他不在偷偷看点那什么片子(要眼含羡慕!),然后他发现你之后会生气,或者直接要求惩罚你什么的,不要慌,他看到你眼里的羡慕了,他会在你不在的时候背地里把你看过的片子重新看一遍,然后下一次ml的时候你就可以体验一下片子里你想让他学的tips了♡


祝题主幸福呦。(顺便,三楼你匿名吧。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题主:学到了吗?(可能还有攻答题篇!)

【曦瑶】二哥,现在几点了?(现代AU,一发完)

我走过最长的路,就是你的套路。hhhhhhhh
心机boy蓝吸尘😂😂😂

九十九屋灼华:

傻白甜(雾)曦X皮皮瑶,根据亲妈所说的,觉得瑶妹是那种会和聂大吐槽蓝大的人,本文灵感来源


其实就是想写个皮皮瑶。和一个操碎心(闪瞎眼)的聂大。


 


 


“唉~大哥,我很担心啊。”金光瑶叹气摇头,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。


 


“你担心?又有谁威胁到你?又有谁要倒霉了?”聂明玦看都不看他,手里翻着聂怀桑的习题作业,并且用红笔大大的画了个叉叉。


 


金光瑶心情复杂地看了眼聂明玦,决定不去搭他的话,只顾自己讲自己的。


 


“我觉得二哥怕别是个傻子。”


 


聂明玦粗暴的将作业翻了页,皱着眉狠狠地打了个叉:“他是个傻子又不是一两天了……你看看他写的都是些啥!”


 


说完还狠狠的把作业往地上一摔,又伸手拿过另外一本习题开始检查。


 


金光瑶捡起那本被摔在地上的作业,翻了下:“写的很好啊,语句通顺,描写生动,比喻得趣……”然后看到作业上的化学题目后,把那些夸奖的话都咽回去了。


 


“等等……”聂明玦终于意识到不太对劲,他难得的从他弟弟那宛如战场般惨烈的作业中抬起头,“你刚才说谁?”


 


金光瑶合上聂怀桑的作业本,望着聂明玦的眼睛回答道:“二哥!”


 


聂明玦不信,从他皱起的眉毛和抿起的嘴角,还有他那宛如看智障似得眼神,都在彰显着他不信。


 


金光瑶挑了挑眉头,趴到楼梯栏杆上对楼下正端着一杯水在辅导聂怀桑功课的蓝曦臣喊:“二哥,现在几点了?”


 


蓝曦臣一愣,下意识的去看手腕上带的石英表,结果他那只手端着的水杯里的水立即倾倒下来。


 


聂怀桑就看着他被淋湿的习题册,露出一个‘上天顾我’的笑容。


 


“12:03。”就算如此,蓝曦臣还是贴心的告诉金光瑶时间。


 


“嘿嘿嘿,谢二哥!”


 


“哪里话。”


 


金光瑶缩回来,对着聂明玦摊手,然后面上笑个不停。


 


聂明玦不是很懂金光瑶的笑点,一脸嫌弃的看着他,说:“到底哪里好笑?”


 


“……”金光瑶不笑了。


 


聂明玦发誓,在那么一刹那他看到金光瑶的看他的眼神分明就是在看一个傻子。所以他也有那么一刹那想把金光瑶从楼梯上踢下去。


 


后来金光瑶为了向聂明玦证明自己所笑的事是真的好笑,就时不时的在蓝曦臣端着水的时候问他时间。


 


而且还屡试不爽。


 


一开始聂明玦意识到他二弟那天然呆的举动时,还有些不厚道的和金光瑶一起笑过他。但是再好笑的笑话,讲多了就不好笑了。


 


当聂明玦觉得有些无聊,甚至觉得金光瑶那恶作剧有些幼稚的时候,金光瑶却依旧玩的不亦乐乎。


 


“二哥,现在几点了?”


 


“哗啦——”


 


又来了……


 


聂明玦麻木地叹了口气,随即看到,金光瑶忍着笑,并掏出手帕给蓝曦臣擦拭打湿的衣襟。


 


“二哥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。”金光瑶隔着手帕在蓝曦臣胸前摸来摸去。


 


蓝曦臣抚住金光瑶的手,无奈地说:“……一时没注意。”


 


聂明玦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,有些见怪不怪,毕竟每次金光瑶的恶作剧后就会变成这样。擦水嘛,很正常……的吧?


 


……


 


有什么东西从聂明玦脑子里闪过,但稍纵即逝,他什么也没抓住。


 


当天晚上聂明玦躺在床上,猛地睁开眼睛。


 


金光瑶那厮该不会是恶作剧是假,借机吃二弟的豆腐才是真吧!


 


但这个念头随着聂明玦进入梦乡,而沉睡过去。后来记起也没好意思对蓝曦臣讲。也只有在金光瑶继续他的‘几点’恶作剧的时候在心里暗骂金光瑶的心机深不可测。


 


直到那天,金光瑶去图书馆,聂明玦独自遇上在喝水的蓝曦臣。


 


聂明玦突然心血来潮,瞄了下四下没人,确定金光瑶一时半伙不会回来,便出声问道:“二弟,现在几点了?”


 


蓝曦臣把手中的水杯放到桌子上,翻手看了下手表,回答:“2:43。”


 


聂明玦:“……”


 


后来,聂明玦对聂怀桑感慨:“怀桑,我觉得你三哥怕别是个傻子。”


 


聂怀桑:“????”



YAAAAAAY:

金光瑶:写文就写文!设定身高干什么!

YAAAAAAY:

金光瑶:????!!!!!!!